看乡野那一抹温情

  北方的秋日,总是伴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在盛夏的最后一抹阳光之后悄然来到,浸湿的地面上,随处可以碰触到凋零的叶子,无论是花瓣还是树叶都透着时光的痕迹,那残败的纹理之间写满了季节的萧瑟。这样的日子里,往往会有一种莫名的惆怅在心底滋生......想起小时候,心里不痛快的时候,总有妈妈在身边,人越大了,更向往在母亲身边的日子了。于是,带上女儿回家闲居几日。

  乡野的空气怡人,一片片整齐的玉米吐着浅红色的胡须,包裹严实的身体里,正在孕育着丰盈的籽粒,随手摘下一个撕开,里面稀缺的白色籽粒露出稚嫩的牙齿,离成熟的季节还有数日,所以还没有丰满的体态,它张开的嘴似乎对我们的过早采摘是一个嘲笑。这样的情景欢喜了女儿的眼睛,摘了很多抱在怀里,像小猴子一样,走走掉下一个,又摘一个,又丢一个......

  家里居住的是简洁的两层小楼,四周密密的大树笼罩在屋顶,阳光只有在缝隙间才能透过。庭院里,父亲种满了“指甲花”,这些花儿围着一口水井,尽情妖娆。我知道这些花儿不名贵,却是很易养活,当地人叫它“指甲花”,每每秋天的晚上,我们采下它,用枸叶包在指甲上,等到第二天,指甲就变红了,那是小时候我们的天然化妆品。如今,折一些在手,仍旧会忆起少女时代的梦,有几分羞涩,几分甜蜜。

  晨起,微雨。采一撷花蕊置于掌心,叶瓣上滚动的露珠,晶莹剔透,清新可人;舀一瓢新鲜的井水,洗去微尘,素颜如雪。这个秋日,安然静处一隅,忘却浮燥,任花落自如!

  梳洗完,提上竹篮,去自家的果园里,摘一些苹果,揪一把芹菜,摘几根黄瓜,折一个茄子,再加一个西红柿,回家准备早饭,几盘简单的蔬菜,煮一锅玉米粥,热几个馒头,一起坐下来和父母边吃边聊。那种清香可口的饭菜胜似城里酒店的山珍海味。几回回梦里总是这么向往,老了,也能够这样与爱人一起面向朝霞,煮一锅玉米粥,伴着儿孙将是多么的繁华!

  一日午饭后,老公打电话问吃饭了吗?我回答,吃了好多,都胖了。他笑着说,太好了,你胖了就更美了!我怪嗔他,懂什么呀?我可不想让你视觉吃亏。电话这头,我听到他开心的笑声......

  母亲拿手的烙饼,手工面,还有浆水鱼鱼,每日的午饭都是那么馋人,叫我怎能节食?问一句女儿:打算何时回家?她说:不回去,姥姥家太好玩,饭也可好吃。答完,便不见踪影,早已和家乡的孩子们打成一片,又不知去谁家疯去了,或者去河里捉小鱼了?

  饭后的夕阳下,三三两两的妇女们坐在一起,手里做着针线活,有的是做鞋,有的是鞋垫,还有的织毛衣,为她们外出打工的男人或者孩子们默默的付出,她们不会说爱却更懂得真爱,我用敬佩的目光打量着这一群女人们......而此时的孩子们却围在一起,抓土,个个脏的像个小泥鳅。城里的孩子们很干净,但缺乏这种天伦之乐,女儿也变成了脏兮兮的小猫,天色晚了还玩的拉不回来......

  煮一壶茶,给父亲斟几杯,向晚的黄昏里,陪着父亲听几曲秦腔,领略秦人的忠厚朴实,无论是一段《周仁回府》还是一段《三娘教子》,三秦大地的儿女情长在吼出来的唱腔里得以释放,跟着父亲一起陶醉,陶醉在幼时的记忆里。那时候,看戏常常要走好几里地,去看搭好戏台的化妆戏,伶人的唱词我并不懂得,只是喜欢这份闲趣。如今,打开电视,什么地方的戏曲都可以不用出门便可入耳,却少了儿时看戏的氛围。我静静坐在父亲身旁,听他娓娓道来的剧情讲解,他的理解总比我透彻的多。

  夜晚的乡村,谁家的锅里飘出香味来,那一定是她家的亲人回来了。开着电视,却没有人看,一起围着女儿转,让她唱歌,跳舞。于是,父亲拍下一段录像,留着我们不在的时候看看。这个时候,母亲总要端出夜宵,要不就是煎饼,要不就是菜合,或者几个玉米棒,难怪出去找女儿回来就闻到了清香,原来是自家灶台里飘出来的。

  闲居几日,惆怅在这个清凉的秋日渐散,心口深处,多了几分恬淡,多了几份温暖。有一种凝望,总在记忆里挥之不去,那是母亲等待回家的身影;有一种温暖,在你疲惫的时候想起,那是家的温馨;有一盏灯,会为你亮一生,从牙牙学语到带妻儿归来。无论我们走的再远,那古老的井边也留着脚印;那灶台上,永远为我们留着清香的饭菜。乡野,我难舍的一抹抹温情!

  

分类:情感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7-03-18 19:44:11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ml/qinggansanwen7803.html
本文标题:看乡野那一抹温情
下一篇:走走停停

本站为你推荐的散文:

你可能感兴趣的散文: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whht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