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在时光里

  本是相思成灾,何处再生哀愁,回首,遥看,远方的朦胧里有个身影,那里有他。

  无关月明星疏,窗前花下对月望,思念成伤,离别唤苦,让其皆遗失在时光里。

  ——题记

  临近新年,喜闹的气氛分外的显眼。本是寂静的空气格外焦躁起来,连闲逸的马路也时不时的嘟嘟响。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我也被感染,甚至被淹没。

  新年是一种新气象,一种幸福的象征,一次团圆的契机,可对现在的我来说,我很惧怕,畏惧。当人们都在忙于购置年货的时候,我反倒愿意把自己关在小黑屋,这一亩三分地。这里,我可以屏蔽外面对别人是喜庆,对我是繁杂的声音;我也可以阻绝我的感官,让我处于与世隔绝的世界。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惧怕了过年。接二连三的事业失败,让我备受打击。原想在外可以给爸爸减轻一点负担,可没想却弄巧成拙。几年没有回家,我已经忘却。可能我也没想过要回家吧。可每到快过年的时候,我的心就开始悲痛。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街上那陪同父母的人,我心灵里就特别的羡慕,泪水还会时不时的滑落,坠下,溅起深深的思念。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懂得了失眠。可能是我过于紧张事业的成败,不过在常人看来的确如此。这里真正的缘由只有我自己明了,每当月光撒一缕遗留在我的窗台,我便难以入睡,时常盯着一缕月光发呆。想到,这馈赠给我的一缕月光是否也馈赠了一缕给他;想到,这一缕月光是否能传达我的深深思念,而他是否能够接收到,是否能读懂。我不知道,于是我就对着这一缕发呆,直至其隐去,让我寻不到踪迹。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李太白的诗虽然我读的不少,可唯有如今的这首仅能表达此刻我的心。

  家里的那个他,过去常说我不爱讲话,老是沉默,就算是心里明白也不表露。现在看来,他是最了解我的,最懂我的心。

  房外的鞭炮,即使隔着几堵石墙,也无法阻挡炮声的轰鸣。在这临近郊区的房外,仅仅几十里,就能看见遍地的石碑,炮声是从那里,越过重重阻碍奔驰而来。可能上天对着炮声有一种特别的爱护,即使城市里机器轰鸣,灰尘满天,这炮声似无阻隔,悠悠的荡漾,直到每个人都能清晰,才肯罢休。在清晨,在晌午,在日落,在深夜,我都能听到这对他人是吵闹,对我是祷告的真言的声音。这声音让我想起了家里孤独一人的他,自从她去世,我又离别在外,家里诺大的房子就剩下唯一的他。

  家里两人可以相互谈心,解闷,驱乏。不论是何人都不愿自己独身一人守着个石疙瘩,望着太阳东升,西落。往昔,走路的相互扶持,如今只有与冰凉的拐杖为伴。那次事件后,你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淡去,可能是与她有关,她的离去让你心生微凉。我未曾在意,只道是皱纹多了,遮盖了笑容。现在想想,是我历世太浅,关心他们太少。

  如今家里仅有他一人,想来日子可能是不好的,虽说可以与白云为伴,与鸟兽为伍,可这些毕竟是人为的遐想,有太多的残缺。

  外面又飘起了大雪,雪花晶莹剔透,旋转而带美丽的舞姿,令人痴迷,另人陶醉。终究还是有一朵在风的安抚下羞羞答答的跌落道我的书上,看到那转瞬即逝的雪花,让我想到人生可能也不过如此。那雪花飘转的天空可能就是我的人生轨迹,在途中,我可能会迷失。想到家里的他,我可能也会和他擦边,可能遗留悔憾。

  瑞雪皎皎行人踪,明月瑕瑕思绪糊。一滴相思雪中藏,两处流连月中苦。

  我虽然不知道什么事大孝,我可知道团圆。在辗转难眠,月欺床下时,我明白。即使我是个败家子,你在心里暗骂,可一见到我你心里也只剩下满心的欢喜。我不想你成为圣贤,成为那古来圣贤皆寂寞的一个,何况你只是那平平淡淡的人群中的一人。我能预见在你见到我的那一刻,泪流满面,满心欢喜;我能想到你握着我的手的那一秒,内心的踏实,皱纹的舒展;我能感受到我扶着你的手的那一时,你多年紧绷的心解放的那种感觉。我虽未见,却已明了。

  挥挥衣袖,如闲庭散步,不带走一丝的不悦,一点的忧愁。

  看一看远方,不留下一分的遗憾,不心生一秒的悲痛。

  让相思,让哀愁,让离别,让思念,统统遗留在时光里。

  我携带的只有满心的祝福,祝福远方的他——爸身体健康。

  

分类:亲情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7-03-18 21:09:06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ml/qinqingsanwen7771.html
本文标题:遗失在时光里
上一篇:等候的滋味
下一篇:永远的老姑父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whht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