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生命竟如长河

  我觉得山在辽阔的地域拔地而起才有英雄之姿,犹若水在平缓的地方陡然跌下才显磅礴之态。连绵起伏的崇山峻岭里,一座高山,是再也普通不过的,它无法引起人们的注意,水更是若是,若所流经之路全程皆一帆风顺,永无波折可,这种缺乏波澜起伏导致生命庸常的阅历,也是寡淡至极。

  世间最具力量的东西,我私底下认为除却光阴外,就是流水了。水因流动,而常备万物之需,水滋润大地,萌发生命,水使天地受孕,以此看来,水不仅是大地之母,水还是万物之父。在黄河、长江、珠江中,处于中央地带的长江能量最大,所以它能独树一帜,温柔中傲视古今,这是一道令人惊叹神往的自然河面,也是一道独步古今的美学命题。水很多时候是力量的象征,同时还是婉媚的见证,它是中国人内心深处的一种渴求,长期以来这种希冀就一直左右着国人的心里导向,此次推开,外在的直接表现就是水成了文化古迹或美景名胜活生生的不可或缺的构建物,就江南三大名楼为例,它们无一例外地和水相依相连:黄鹤楼北枕波涛万里长江,岳阳楼紧偎烟波浩渺的洞庭,滕王阁更是离不开日夜奔腾之赣江。

  借助山和水的话题,可以对比人所处的环境及其心态。相比水的灵动,山明显稳健踏实,但年青时若被重重叠叠之山所围,对于一个热血奔腾的男人而言,这的确不是什么好的事情。说也奇怪,人很多时候常常有这种感觉:一座平地而起的山,是一种韵味,一种精神;可众山一旦紧密堆积,结果并非心灵所愿,造就的所谓的群山莽莽,身躯庞大,但并非是力量的象征,相反它阻隔了进步和文明的步履,在无可奈何中扮演一种极为不光彩的角色,它长久地孕育封闭与落后的胎儿。不过山是可以阻挡人世造就喧嚣与浮华的,山是暮年回归桑梓呼吸新鲜空气的良好之地。所以,对于人来说,我觉得山是晚年的归属,青年时代就应该拒绝山的禁锢,冲出山的重重围剿,趁年华尚健,循着河的足迹,去寻觅梦中的大海,去拥抱着那千江万水徜徉的地方。

  华年正茂,容颜未老,最可做一条流经岁月,流经历史,流经人间百态的河了,遥远的地方,在蒸腾起雾,跃上泰山之巅,一览世间悲和乐。

  五月,正是青年的日子,这个时候可以经历电闪雷鸣,可以感受风雨交织,可以容忍喧嚣嘈杂,可以接纳浮华背叛、可以承担万般悲苦。人心若水,即可穿指滑过,能柔情万丈,可雷霆大战,能气吞万里如虎。

  比若一次旅行,重要不在于交通工具,关键直指灵魂最深处,心态饱满,胸中遍种自由之花,哪怕乘绿皮火车也是情满天地,气贯长虹,若心怀名缰利锁,郁结里朝阳昏黄明月晦暗,就算独享豪华专机,也是苍凉无限,万般虚设。

  

分类:哲理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6-11-04 09:13:23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ml/zhelisanwen7452.html
本文标题:我们的生命竟如长河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whht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